創一人力資源
CHUANGYI HUMAN RESOURCES
4新聞資訊
您的位置: 首頁 ->  新聞資訊 -> 勞務派遣農民工社保難題

勞務派遣農民工社保難題


4月1日起,在北京凡與用人單位建立起勞動關系的農民工,將被納入北京市城鎮職工醫保。前不久,濟南人社部門也提出用人單位招用農民工需繳納“五險”。各地不約而同出臺政策,目的都是為了給予農民工一定的社會保障。那么實際上,在農民工中,到底有多少人參加了養老、醫療、失業、工傷等社會保險,覆蓋面到底多大?
  近日,記者在濟南采訪時發現,相當一部分農民工在城市務工沒有繳納任何社保,這與其勞務派遣的身份不無關系,尤其異地用工派遣更是存在監管難問題。
  “保險不能帶著走,投了白投”
  采訪中,記者發現,有的農民工想入“五險”,但怕丟飯碗,不敢入;有的農民工沒有保障意識,“不愿上”。更有甚者對于“五險”根本不知道是什么,更別談要求社會保障了。
  4月18日,在濟南泉城·上的一處工地,來自平陰農村的老李說,沒有聽說加入“五險”,“只要工資高,入不入‘五險’無所謂。”
  而在濟南西部的另一處工地記者發現,這個工地很大,有一兩千人。來自四川達州的黃師傅說,他們都是跟著工頭一起過來的。當記者問有沒有“五險”時,黃師傅說,“我們干活只看領多少錢,‘五險’是啥不清楚。”
  來自河南濮陽的王師傅說,“社保對我們這些外來戶沒必要,我們天南海北地跑,投保后又不能帶走,等于白投,萬一出事了公司都會賠錢,比社保省心多了。”
  山東省社保保險統計數據顯示,以工傷保險為例,截至2011年10月,全省共有1261.5萬人參加了工傷保險,其中參保農民工為453.2萬人,僅占全省外出農民工就業總數的21.6%。
  企業一怕負擔重,二怕人流動
  今年濟南市明確提出用人單位要為農民工繳納“五險”。然而,記者調查發現,按照現行低標準計算,一個企業每年花在員工身上的各項社保費用超過6000元,不少企業感覺負擔重,不愿意為員工繳費。
  4月1日,濟南市剛剛調整社保繳費基數,月繳費基數的下限提至1772元,上限為8859元。按照國家規定,目前濟南養老、醫療、失業、工傷、生育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分別為20%、10%、2%-3%、0.5%-2%、0.8%左右,“五險”繳費已占到一般工資30%以上,即使按照最低標準1772元繳費,一個企業每年為員工也需繳納6600多元。
  長期從事建筑工程行業的吳先生坦言,每人一年近7000元的確負擔有些重,一兩千人的工地在濟南很多,如果全都繳“五險”一年就得1000萬元左右。
  記者采訪得知,不少建筑企業出于成本考慮不愿給工人上保險,而且勞動者工作流動性大,很多人覺得參保手續繁雜,建筑工地普遍選擇提高工資吸引人,或者直接轉包給勞務公司。
  “跨省農民工勞務派遣,更是難以監管”
  記者調查發現,在濟南的許多建筑工地,打工者來自全國各地,其中不少人便是通過勞務公司派遣過來的。
  農民工社保繳費率低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勞務派遣監管存有©洞。
 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,建筑工地項目承包商通常會將工程肢解并外包給一些建筑公司、勞務公司甚至是沒有任何資質的包工頭,在層層轉包的過程中,很多一線建筑工人在干完活后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和哪家公司有勞務關系,就更別說勞動合同和工傷保險了。
  從今年4月開始,濟南將重點檢查農民工參保問題,但是存在諸多困難,勞務派遣就是困難之一。
  濟南市人社局勞動監察大隊相關人員對記者表示,由于國家社保繳費沒有實現統籌,各個城市的繳費標準、保險數量不同,甚至一個省的不同城市繳費也不同,這就使勞務派遣有空可鉆。
  “當前濟南用人單位雇用農民工需要繳納‘五險’,而山東省有的城市可以只交工傷、醫療兩種保險,因此,勞務公司到別的城市繳納‘兩險’,再把農民工派到濟南干活。”勞動監察大隊相關人員表示,而對于眾多建筑領域的跨省農民工勞務派遣,勞動監察部門更是難以監管。“核查有沒有繳費,我們到勞務派遣公司注冊地去一一核查也不現實。”
  據了解,勞務派遣公司運作模式是從全國各地招收農民工,經過簡單培訓,農民工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,成為公司一員,然后公司將農民工“打包”分派到各工廠企業打工,公司再從各家工廠收取管理費。
  由于農民工參保意識薄弱、政府監管不嚴等因素,勞務派遣公司普遍存在不給員工買社保或者只買部分保險、勞動合同不規范、員工在實際用工單位存在超時加班的情況等問題。
  參保難催生“工漂”
  “北漂”二字已廣為人知,如今又出現一新詞“工漂”。
  3年時間,7個城市,10份工作這就是典型“工漂”的打工“履歷”。記者采訪發現,“工漂”在濟南新生代農民工中非常普遍,薪酬低、缺社保是主因。
  從菏澤農村到濟南打工多年的王利順一直有塊心病。“現在在城里干活的人都有了工傷、醫療、養老、失業等社會保險,可我卻沒有同樣的待遇。”他無奈地說,各項城鎮職工社會保險對于像他一樣的農民工來說就是“奢侈品”。其實“80后”的王利順就是一個“工漂”,近5年換了兩個城市、七八份工作。記者了解到,目前在濟南建筑、保安、餐飲等一些勞動力密集型行業,農民工“短工化”趨勢越來越嚴重。
  今年27歲的小王來自安徽黃山,他說,“我們可能今天在濟南,明天在北京,后天就在江蘇了,沒有固定的地點,到哪里去參保,又到哪里去報銷?現在社保續轉手續太麻煩,單位不愿繳,自己也不愿買。”
  濟南市人社部門相關人員對記者說,從目前來看農民工在勞動力市場中的弱勢地位,導致農民工缺乏向用人單位爭取權益的勇氣。
掃描二維碼
聯系我們
公司傳真:0769-86297370
業務聯系:13416801001/張先生
總部地址:東莞市常平鎮火車站出站口右側100米
東莞創一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@ Copyright 2017  訪問量: [Bmap] [Gmap]  【后臺管理】 技術支持:東莞網站建設 【百度統計粵ICP備15100965號
  • 返回頂部
  • 咨詢QQ
  • 手機APP
    手機APP
  • 微信公眾號
    微信公眾號
  • 小程序
    小程序
双色球17145期号码预测 内蒙古11选5 宣传 今日陕西十一选五开 吉林十一选五直选 2012奥运会男足球直播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四 福建省36选7最新 皇冠比分99822足球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走 3d今晚预测号码最准 广西快乐10分全包计划 澳洲幸运10正规吗百度知道 7月1号世界杯比分预测 一分钟11选5是哪里的 188比分直播网188比分直播 福建11选5走逝图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